“没有花我们怎么办?”——诗会与画展在上海大瀚北外滩艺术中心开幕

2015-04-26 22:01:45

2015年4月26日下午15点,由同济大学艺术史与艺术哲学研究所和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主办、上海未来艺术空间和大瀚北外滩艺术中心承办的《没有花我们怎么办?》(诗会与画展)在上海大瀚北外滩艺术中心开幕。本次艺术活动共邀请17位画家和14位诗人,以“花”为主题开展创作。参加本次画展的有著名艺术家司徒立教授、李磊教授、章晓明教授、井士剑教授、蔡枫教授,以及王乐其、孙尧、孙蛮、朱乐蒙、刘玉龙、余旭鸿、陈忠村、严智龙、林印吉、范娅萍、蒋梁、谢曹闽等中青年实力派画家;参加诗会的有诗人严力、默默、李笠、祁国、李天靖、瑞箫、聂造、陈忠村、李磊、许强、杨秀丽、茱萸、胡桑、玛天梅等。

本次艺术活动由孙周兴、陆兴华任策展人,蔡枫和默默任艺术总监。

本次艺术活动旨在围绕“花”之形象和意象,通过艺术家和诗人的艺术创作来展示和反思我们这个时代的自然-精神或者身-心双重危机。“花开的世界”正在渐渐离我们而去,作为“大地之子”的我们已经被隔离于大地了,我们已然难接地气,花容失色,人类正面临一个脱弃自然和神性的无花世界。另一方面,“无花时代”当然也意味着,我们失去了尊严和梦想,失去了光荣和理想,人类精神生活前所未有地趋于颓废和萎顿,我们正在走入一个没有高尚、没有典雅、普遍贪婪的庸常状态。——正是在此双重意义上我们要追问:没有花我们怎么办?

除了开幕式的诗会,本次绘画作品分为三幕:

第一幕“花开大地”,基本语汇为绚丽、热烈、生长、旺盛、光荣、典雅,意在传达花之本色,花的自然属性与精神属性。花开大地是自然万物的涌动。花开大地也是精神梦想的标识。基调为升调。

第二幕“无花时代”,基本语汇为阴郁、冷峻、颓败、萎靡、没落,指向颓废当代,描绘我们时代的自然生态与精神生态的双重沉沦和恶化,表达离心的、负面的、消极的基本情绪。基调为降调。

第三幕“明日黄花”,基本语汇为虚妄、伤逝、恍惚、追忆、期待,表现出绝望与希望、人性与神性、失乐园与复乐园之二重性的复杂情绪。既有面对花朵萎顿的哀伤和悼念,也有在末日压迫下的狂欢沉迷,甚至也有一种“在没落中升起”、在废墟中重新生长的隐秘希冀。基调为平调偏降调。

花为自然精华,诗乃文学之最,画是造型之最。在这个鲜花难得盛开的铁青时代里,诗人与艺术家依然追问花之自然与精神——追问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姿态。

 

司徒立教授在开幕式上发言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诗会现场

 

开幕式诗会现场

 

此次展览策展人孙周兴教授在开幕会上接受记者采访

 

司徒立教授在开幕会上接受记者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