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

2017-05-23 12:20:01雅昌艺术网邹萍

 

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

 


图为展厅内景

 

“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览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司徒立写于1995年的一段话,十分适合解读德朗.

 

艺术史之外,是不是存在另一个游戏场?

某种意义上,很少艺术史家能真正进入艺术创作或实践的状态,很多艺术家也大多不在所谓的艺术史语境中,然而绘画的真正问题则存在于画家间,这群智慧之友的相处与常规艺术史话语权的差异及相融是十分有趣的课题。“在这里有可能存在一条无程式的法则,或者是一条遗失了的法则,但我们是秘密的探寻者。”安德烈•德朗(André Derain,1880-1954,以下简称德朗)可谓这方面颇具典型性的案例之一,以此切入,或许能一窥这复杂多维的存在轨迹,并可呈现某种“真相”。

这正如德朗所说:也许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将以前的东西推翻再重新开始?就是为了在古代科学上,加入一点细微的差别,寻找到一个诠释完美的新角度?造型艺术方面有时看起来难以解释的问题,可以在宇宙中找到独一无二的答案。也如德勒慈所言:一个伟大的画家都是以自己的方式概括绘画史。

德朗是现代绘画危机最早的感受者和怀疑者,所以会被遗忘,也注定会被发现。

中国人对德朗的兴趣,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那年司徒立(现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所长、教授)正式被聘为中国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彼时他研究的课题就是德朗,并于1995年发表了《“现代的混乱”抑或“现代的纠纷”——德朗和他的艺术世界》一文。之后他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二十一世纪》月刊里进行过一场历时近一年的有关西方当代艺术危机的主题讨论,也是从德朗入手。

但国内真正性公开举办德朗专题展,则要到2017年5月22日。是日,由光达美术馆和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在杭州光达美术馆举行开幕式,23日正式对公众开放,将持续至11月23日。

 

“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览开幕式现场

 

左起: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杨参军,“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览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司徒立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致辞

 

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杨参军致辞

 

“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览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司徒立宣布展览开幕

 

“寻找遗失的秘密—德朗绘画研究”展览现场

 

展览分为三部分:德朗中后期代表作品、德朗绘画的影响和德朗研究文献。展品全为光达美术馆藏品,包括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德朗的绘画和雕塑作品30余件,受德朗影响的贾科梅蒂、巴尔蒂斯、阿利卡、森•山方和司徒立等艺术家代表作品若干件,较完整地呈现了德朗脱离现代主义运动之后的艺术面貌,并试图重新探讨和界定德朗的历史地位和当下意义。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蔡枫用泰戈尔这两行诗来描述德朗,他认为“德朗在画家朋友群里是个老大的角色,他的了不起不仅在于高超的技艺,更在于他对绘画的较真与坚持,他深谙艺术史的游戏规则,却没有依顺着规则,而是执着艺术追求保卫绘画尊严,所以他可称为画家中的画家。”而本次展览的意义还在于,观众看的不是展品,而是藏品,“这次展出的作品都是光达美术馆的藏品,这种有体系的收藏与展示有着十分重要的学术背景及长远的视野,这也是这个展览十分与众不同的地方。”

那么,“德朗”究竟是谁?他有何影响?为什么我们要再次提起他?关于这位艺术家,有太多的神秘地带,再来看看本次展览策展人司徒立的回应。

雅昌艺术网:如何理解德朗?

司徒立:简单来说,他最早与马蒂斯开创了野兽派,那个时候德朗已经是巴黎画坛里画家的大哥大,有思想,个子又高大,后面很多人都跟着他玩。当时马蒂斯、毕加索,包括贾科梅蒂都是他的小弟。野兽派之后的立体派严格来说也是受德朗的影响。毫无异议,德朗是西方现代艺术的主要健将,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个健将,或者说,比马蒂斯还重要。但他很快就从立体派离开了,因为他开始反思,质疑现代艺术是不是走的太远,是不是距离自然太远,这里用“自然”,是因为艺术是自然的第一声回应,人本身也在自然里。也就是说,德朗是第一个对现代艺术运动提出质疑和思考的画家。今天我们介绍他,看重的就是他这样的历史性事件,换句话说,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是时候反思了。现代艺术到底是西方的现代艺术,还是中国的现代艺术?德朗作为一个反思者、先行者,提供了一种参考。

雅昌艺术网:这次是国内第一次如此大型的公开展示德朗?

司徒立:当然,最主要是因为光达美术馆有30多幅他的藏品,其中包含了德朗离开现代艺术运动后各个阶段的作品,这很重要。其次,研究德朗的文章在西方极少,因为他反对现代艺术运动。

 

安德烈·德朗 工作室中的女人体 布面油画 55×46 1922-1923


安德烈·德朗 树林里的房子 布面油画 65×81 1925


安德烈·德朗 莱科的灌木丛 布面油画 54×65 1928


安德烈·德朗 普罗旺斯的林间小路 布面油画 27.5×35 1928


安德烈·德朗 戴草帽的吉普赛人 布面油画 50.3×55.4 1930


安德烈·德朗 水果静物 布面油画 35.6×40.9 1932


安德烈·德朗 埃加利埃的风景 布面油画 36.5×43 1932


安德烈·德朗 女人半身像 布面油画 65×54.5 1932-1933


安德烈·德朗 戴项链的女人 布面油画 44.5×35.4 1934


安德烈·德朗 阿布迪亚夫人肖像 布面油画 116×89 1934-1937


安德烈·德朗 伸展的裸体 布面油画 24×35 1934-1939


安德烈·德朗 女性肖像 布面油画 46.4×38.8 1934-1939


安德烈·德朗 年轻的英国少女 布面油画 84.4×73.3 1934-1939


安德烈·德朗 女人肖像 布面油画 35.6×26.7 1934-1939


安德烈·德朗 拥挤的桌面 布面油画 81.5×99.5 1936-1938

 

雅昌艺术网:所以是多元性展现。

司徒立:展厅一进门就是一个通道,希望以德朗为通道的开始,这一百年里,这条通道引导着怎样的运动?走过这个通道出现两边的展厅,右手边展示了贾科梅蒂、巴尔蒂斯、阿利卡、森·山方和司徒立等艺术家代表作品若干件,我是很受德朗影响的画家,研究他几十年了。左手边的展厅是具象表现绘画研究所博士生们写的文章,是在学术方面对他进行的探讨,也体现了中国对他的呼应。

这个展览除了作品,也很重视文献与研究,希望大家能安静地读一读墙面上被有意放大字号的文章和语录。

雅昌艺术网:现在世界范围内德朗研究的状况是怎样的?

司徒立:一战之后,德朗在欧洲已经产生了较全面的影响,引起了很多思考和共鸣,最明显的是意大利,因为德朗离开现代艺术运动后首先探讨的是艺术回归的问题:寻找遗失的秘密。他从绘画本身思考,即绘画如何从物转化成画,中间要通过一个怎样的过程与法则,他认为这是一个失去的秘密,要找回来。其中,他认为意大利古典绘画里就有很多这样的秘密,这个观点大有回归传统的意义,所以意大利是呼应德朗思想的最重要国家,批评界统称为“回归秩序”。但接下去二战爆发,战争往往会扭转很多重要的历史方向,所以“回归”再次被搁置。作为一名中国画家,我到西方学习的时候,可以站在边界上整体地来观看,可以很敏感地发现德朗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一个历史重要的转折点。

 

安德烈·德朗 有鱼的静物 布面油画 38×55 1939


安德烈·德朗 卢瓦尔博尼的教堂 布面油画 75×92 1941-1942


安德烈·德朗 挤满水果的桌子 布面油画 77.3×205.3 1944


安德烈·德朗 花瓶中的花 布面油画 64.8×55.2 1944-1948


安德烈·德朗 静物水果和罐子 布面油画 37.9×47.7 1944-1948


安德烈·德朗 枫丹白露的森林·岩石 布面油画 49.4×58.1 1945


安德烈·德朗 靠窗桌子的静物 布面油画 25.4×34 1945-1948